禾木

此一隅天地,纯粹、无畏

楚明凡白秀珠 五 1924年冬(下)

声明|文中内容不代表本人立场,纯为故事服务!



      “不,不是的。”秀珠下意识地回答。

      “嗯?不是吗?”楚明凡盯着秀珠的眼睛笑,进了前院继续带路。里面的氛围与门口的严肃截然不同,有些人穿着长袍马褂,也有穿军装的,但整体是轻松的。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说找你们谁都可以呀。我就和你说吧。”秀珠和楚明凡并排走着,说:“我来是为了学校募捐的事情,不知道……你们说过的话还作数吗?”

      “自然作数。”不知道是不是军装的缘故,秀珠觉得楚明凡说话也更干脆几分。

      楚明凡用一套毫无破绽的礼貌周全引着白秀珠到了一间会客室,秀珠暗暗松了一口气。

      楚明凡从青陶壶里倒出一盏茶,放在秀珠身旁的小几上,又微微致意,离去了。秀珠坐的位置正对院落,她不禁打量起其中的景致。这似乎不是常有人住的样子,院里的枝叶略显萧条,传递出寂寥的意味。地面铺设的地砖很粗糙,看不出明显的纹路,像是随意采买,临时加铺的。

      秀珠听见军靴踏在地上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声音说:“你他妈少给我哭穷了。小姑娘不就是你招来的。老子都打了头阵了。”秀珠听得不禁挑了挑眉,没想到楚明凡一个看起来衣冠楚楚的人,脏话出口也如此顺畅。“我有几个钱,你还不知道啊。得得得,为了理想,为了下一代,我奉献了,我豁出去了。那小姑娘呢?”

      乔知之拐进屋来的时候,秀珠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可她不能违背此行的最初目的,说:“真是抱歉,这只是我们学校的社会活动罢了。不在乎数目,只在于一份心意。这里只是我要拜访的第一站。”她得体地说,又加上一句“主会保佑你的。”说完对着乔知之笑了笑。“哦,没有的事啊,白小姐,我刚是和老楚开玩笑的。”乔知之恢复内敛的样子,憨笑道,上前递给秀珠几张不大的票子加几块大洋,一边回头和楚明凡说:“你不也是信奉西方那个基督教的吗?和白小姐一样啊!”秀珠瞄向楚明凡,楚明凡答说是。

      乔知之给完钱就出去了,秀珠心里盘算一番,这两人加起来也没有奉献多少善款。

     想到正事, 她原本以为今天来会比那天在街上收获更大的热情和更多的捐款的,心中难免几分落寞。

      楚明凡不是个冷漠的人,他眼见着秀珠情绪不高,猜测她是一个小姑娘家路上劳累了。加上时间来到了中午,暗自衡量了十几秒,张口留秀珠用午饭。秀珠稍作推辞,便答应了。

      刚把答应的话说出口,秀珠才想起自己从家中带了一些方便的饭食,李妈妈准备的饭团和猪骨汤。十五六岁的时候,秀珠很受西方文化影响,穿着偏好洋装,吃饭只吃西餐,不爱喝这样大荤的东西,不是不对胃口,只说吃起来不够文雅,李妈妈说她本末倒置,大可不必。像猪骨汤这样的营养物,是要常吃的,什么西洋饮食,甚至是名贵的燕窝鱼翅、海参珍品并不适合秀珠的脾胃,后来三番五次地交战下来,秀珠也就慢慢地习惯了。这日天气寒冷,李妈妈做这个自然不奇怪。

      秀珠不想告诉楚明凡自己带了午饭,不料一位年轻小兵走了进来,手里正拎着李妈妈给秀珠装的食盒,秀珠难免一阵难为情,不仅是因为这样便暴露了自己不急着走的意图,也显得不太礼貌——毕竟,楚明凡怎么会怠慢她呢?

      现住在这房子里的楚明凡、陆江波、乔知之等一行人并不是当地ZHUJUN,只是从南边的那所军校过来交流学习的,这次虽然没有老师长辈随行,不过这栋房子的确是学校长期租用的根据地,他们来之前,学校便联系了烧饭的师傅,伙食住宿等方方面面都是没有短处的。


       随着食盒被送进来,秀珠却越发觉得尴尬。因为她发现,楚明凡带她去的所谓食堂其实是个居家型的餐厅。这房子是中式建筑,餐桌自然也是长方形中式的,秀珠硬着头皮坐定。陆续有人进来,待几位有些脸熟的人、另外几位完全脸生的人都来了后,楚明凡以他一贯的淡泊姿态向众人礼貌地介绍了一番白秀珠的身份和前来的意图,秀珠索性认真和众人聊起了捐款的事情,她这人有个特点,只要专注在一件事上,就会越来越自在,越来越忘我。

      楚明凡等几位穿军服的人都坐得直直的,秀珠坐在楚明凡对面,话说得差不多了,有好几位都表示饭后要尽一份善心,后来谈话频率便逐渐降了下来,饭局接近尾声的时候,秀珠察觉到那位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的一股十分强烈的存在感,她静静地咀嚼嘴里的一口土豆,楚明凡突然发话问她:“白小姐是怎么来的呢?”“坐车子来的。”秀珠心想,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秀珠这次做的事情虽然不是特别常见,但也没什么不合理之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本来就是那么回事儿。拿出大大方方的态度,诚恳地表达自己的意图,没什么难的。秀珠心中感谢楚明凡留她用午饭,她知道他这是在帮她的忙。

      饭后稍过一会,白秀珠被那几位掏钱表态的人直接淹没在长廊下,楚明凡不在这群人中间,也不在秀珠视线可及之内。

      楚明凡在自己的那间卧室里默默吸着烟,军装外套里面是一件洁白无瑕的粗棉白衬衫,下午的光线打在他的侧脸上,眉宇间的神色略微凝重……

      秀珠离开的时候,没有见到楚明凡。上了车子以后,她翻找了一通,最终确认是把食盒忘在了开始的那间屋子里……


      楚明凡今天从听见有个年轻小姐来找他的时候,心里就惊讶——一个富贵小姐竟然会为了学校里的捐款活动只身穿越半个城,他不是觉得这个人有多大的善心,他知道秀珠不是那么无私的人,上次在街上遇到时,她明明心不在焉,心思一看就不在捐款上,他是觉得这个人有点吸引他的地方,却说不太清。正望着陆江波提溜来的食盒,打发走调侃的老陆,楚明凡坐在桌前,打开盖子,一股肉香扑面而来,旋即飘散在空中。他放回了盖子。待晚上训练回来,他又一次打开食盒,满怀好奇地尝了尝里面的食物。



      来北平交流的学生们没有太细致的规矩,但作为准军官,他们早已习惯用高标准约束自己。来北平生活的这栋房子没什么说的,可生活必需品却得定期采买。这天轮到了乔知之和陆江波。

      楚明凡来到院前的时候,乔知之正在检查车子,陆江波翘着腿,坐在梧桐树下的石凳上,低头核对着采购清单。楚明凡笑着踱步走近陆江波身边问:“老陆,看什么呢你这是?”

      陆江波一脸无辜,毫不迟疑地回答:“采购清单啊这!啊?哦,”“你有什么不好写上去的东西要让我偷偷给你带是不是?”陆江波歪着头,拿手指点着楚明凡的方向,降低音量调侃说。

      楚明凡笑说:“跟你商量个事,今天我跟你换,行吗老陆?”

      陆江波听完思索了两秒钟,回答:“可以,没问题!你们去吧。”

      陆江波把采购清单递给了楚明凡,楚明凡接过来,叠了一道,插进了他的上衣口袋里。

      乔知之和楚明凡也是同室的好友,他的性格比较书生气,和陆江波不一样。他看出楚明凡有私事要去办,就主动担起采购的任务,和楚明凡约定了汇合时间。

      那天,如果你在北平城,会看见一个穿军装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食盒状的物品进了一家礼品店,再出来的时候食盒不见了,手里抱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

      楚明凡将车开到白公馆门房前,他打开车门,下了车,对门房恭敬地介绍称自己是学校的学生,又说“这是给白秀珠白小姐的东西”,待门房收下,他便离去了。

      楚明凡没有直接去汇合地,乔知之低估了楚明凡办这场私事的效率,所以楚明凡很顺利地找到了乔知之,他见到楚明凡走进店来,如释重负,因为他同样低估了采买的东西的体积数量。

      回程的路上,乔知之负责驾驶。楚明凡和打包的整整齐齐的生活物品挤在一处。他不知道自己上午的所作所为是否合适:只是因为一个食盒就去自报家门送了一趟?还把食盒装在礼盒里,与一本书一道包装起来?那个食盒有什么特别的吗?并没有吧,也许是很久没有喝过那样的猪骨汤了,心存感激而为之。中午之前,两人便回到了住处。


      白秀珠回到家的时候,天已黑了。门房打起了瞌睡。

      第二天一早,秀珠便早早去了学校,司机载着秀珠去往学校的时候,路上都没有什么别的车子。门房这才想起昨天来的那位客人,忙不迭地把盒子捧去了正厅,又跟李妈妈做了声交代。


      “嫂子,我的入学考试结果出来了!”秀珠晃荡着手腕上闪亮的钻石手链,奔回家。

      “怎么样,怎么样,我的秀珠妹妹要去做一名女大夫啦?”

      “什么女大夫呀,是女护士,护士啦,嫂子!”

      “秀珠妹妹就是厉害,说吧,想办什么样的庆祝会,嫂子一定帮你办得风风光光。”

      “哎呀,嫂子,我不想办什么庆祝会,这是去上学,又不是什么订婚,结婚仪式之类的,等我毕业那天,再给我办也不迟嘛。”

      “好好好,秀珠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哥哥嫂子没有任何意见。”

      白太太看见秀珠在腕子上戴着串晶莹璀璨的钻石手链,心觉奇怪。便问她:“唉,珠珠,怎么今年冬天不戴往年常戴的手串了?这光彩夺目的虽然好看,可看着怪冷的呢。”

      秀珠抿着嘴笑,却不说话。“嫂子,你不知道,今年秋天,我们学校的神父说呀,我这钻石手链和我五行相合,叫我呀,多戴着呢。所以呀,嫂子你说,这神父都这么说了,冷一点怕什么,我一定是要多戴着的。况且你瞧,还真叫他说中了吧”歪头笑着,眼里也含着笑,晃了晃手里的录取通知书。 

      李妈妈也过来祝贺秀珠,秀珠见她手里拿着个礼盒,呵呵笑说:“嫂子,你瞧,李妈妈还给我备了礼物呢!可比你和哥哥贴心啦!”李妈妈笑说:“小姐哪里的话,我自然为你高兴,可你这刚刚宣布的事,我怎么会提前知道。”

      “那这是什么呀?”

      “这是昨天上午,一个人送你的。”

      “一个人,送我的?”秀珠心里下意识想到的是金燕西,随即又自己否定了。那还会是谁你?她可想不出来了。

      接过盒子,拿去楼上细细端详一番,很合她的审美。一步步解开带子,打开盒盖。一本《热爱生命》和食盒同时映入眼帘,秀珠噗嗤笑出了声。


~~~

❤️母亲节快乐,我们秀珠也是要做母亲的人🌝

评论(4)

热度(2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