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木

此一隅天地,纯粹、无畏

十三年 <楚明凡衍生> 第一封信

中了处座的毒🙈🙈这篇没有大纲,随机更新!⚠️只是用楚明凡的人设,故事背景不一样不一样!

慎重浏览!



我第一次见到楚明凡的时候,以为他是个贵家公子。如果当时,我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不是就不会有之后的一系列故事了呢?


民国十一年三月二十六的下午,我的父亲刚从东洋回来,忙着店里的珠宝行当。我祖父是从外地来上海的,这家珠宝店那时就开起来了。东洋有几位独立珠宝设计师,他们设计的珠宝在上海很受用。

上海滩人来人往,各种人都有,洋人更是格外得多。我是父亲唯一的孩子,早年是有过一个哥哥的,在民国六年病逝了。父亲便格外重视我。

父亲的店面在法租界西藏南路。我家祖上有些贵族头衔,可这在新兴的上海滩,并没有什么用处了。

军&阀势力没有在上海形成明面上的割据,可暗地里风起云涌。当时最有权势的当属宋则世,他是直系。父亲从东洋回来那天,我照管店面的生意,坐在二楼后屋,瞧见一位穿长袍马褂,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父亲进店后,我去接应,父亲告诉我那就是宋则世。宋则世也有个独女唤宋琛。


父亲做好打烊的工作,熄了灯。我和他一道去了后院,我自小住在这栋两层半的小楼里,不算条件好的,但也不差。

一天,父亲告诉我他经营珠宝店里的生意攒下的钱全是给我的,大部分做嫁妆钱,留一部分给我将来做私房钱,一定会为我寻一处好人家,一定要能保护我。我想,我在这世上只有父亲一个亲人了,我还不想嫁人呢。

约莫二十天后,父亲告诉我,他在东洋染上了一种病,不久就要离世了。我不相信,哭得很厉害。


第二天下午,店里的后厅走进来一位年轻公子,年纪应该比我大个八九岁,他穿着蓝灰色的长袍,我抬眼看到他,第一眼觉得他长得很英俊,气质也清贵。他还带着两个随从模样的男子。他一来,父亲就很热情地迎了上去,那年轻人也浅笑着,他和父亲面对面坐着,谈了些什么我没有听见。听见他出门后,我从二楼看到他钻进一辆黑色的德国轿车。


父亲告诉我他叫楚明凡,就是我要嫁的人。

评论(3)

热度(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