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木

此一隅天地,纯粹、无畏

十三年 <楚明凡衍生> 第二封信

民国十二年秋天,父亲去世了。楚明凡授意下,葬礼被安排得很妥当。

“一,二,三……”楚明凡已经三个月没有到过我的屋子。

碧儿私下里还是叫我小姐。


我开始陷入间歇的焦虑中。不是因为楚明凡的冷落,而是因为对自己命运的担忧。

从前我觉得生活应该是随性自然的,少时父亲为我请过女子学堂的先生来家里授课,我觉得教书是个不错的事情。

嫁给楚家来的时候,楚家当家人明确告诉我,少奶奶都是不许外出谋事的。


不过,楚家到底还是有些余地。大太太每周二都会在家中主持读书会。我从前读过的四书五经、唐诗宋词温习了几个来回,再一次印进了我的脑子里。

后来,因为二少爷楚成林的缘故,家里也渐渐出现《阴谋与爱情》、《红与黑》等西方小说。大太太不爱看,倒也没有禁止。

老爷是不管这些读书的细事的。


楚家人很多,楚钧挺有三房老婆。

大太太李慕学是楚明凡的生母。性格寡淡随和。二太太叫梁桂珍,话少,膝下无子。三太太赵眉年纪才三十出头,她的儿子楚成林那年是十八岁。

此外,楚家老爷还有个神秘的外室,只知道是姓慕容的,也给他生了个女儿叫楚致青。

主子们有这些倒也不算是多的,多的是各种下人仆从。前面门房处就有十来个小厮轮流守院子,他们和别的富贵人家的小厮不一样。惯常少言寡语,神情极不随和。前院后院各有身高体壮的男子巡逻,说是巡逻,有时又只是呆呆地站着。人数也不定。

有一回,我看到三四十人站在前院里。楚明凡进门来的时候,他们都安安静静地仰起头张望,像是等着他发什么话似的。

各房太太们各有自己的使唤丫头,都是两个,房内还有帮着做家务洒扫等闲杂的。院里也有做杂务的、修剪花园的、备车的、跑腿的、后厨做菜的、守夜的。


另有一处叫我称奇的是,楚明凡有个奇怪的女仆叫小玲,她是哑巴,我从没在别处听闻哪家会给少爷配贴身女仆,我不禁一度怀疑这女子的真实用途。

有一回跟妈(大太太要求我这么称呼她)暗示起这件事,妈宽慰我说没那回事。楚明凡还有一个从小服侍他的男仆叫阿乔。而我只带了碧儿一个陪嫁丫头并父亲给我攒下的许多嫁妆来到楚家。

那天饭后,与二少爷成林聊了一会,又跟妈请了安,我就回屋了。天逐渐黑下来,秋风刮得很响。


我见时间还早,又觉得即将落雨屋里发闷,便想去书房看会书。风很大,刮得窗户嘎吱作响。碧儿去洗漱了,我也懒得喊人掌灯。顺着连廊走去书房,一路上没有遇见半个人。

那红色窗框在眼前的时候,我眼皮上落下一滴水,抬眼一瞧,是落雨了。风又趁机猛刮了几下,我加快脚步,几步就来到了书房的窗下。隔着那窗,屋里有些动静,我听出了里面是什么事,虽面上发烫,心下竟然很平静。那是向夕颜的声音,是向夕颜和楚明凡。


我转身回了卧房。碧儿也洗好回来了,我对碧儿说:“我要沐浴,碧儿帮我放些水吧。”


让我惊讶的是,楚明凡他竟然又来了我的屋里休息。我默默推开他说:“妈交代了许多事让我明天办呢。”他抚了抚我的脸,又嗅了嗅我的脖颈,然后继续向下面去,不过许是刚经历了狂热的形式,很是温柔,开始有些不畅,后来就顺利了,他很懂这种事的门道,我也没有觉得累。


第二天我比他醒得要早,他躺在床上,面上是一副孩童般天真的模样,和在外说话做事的他都很不一样,眉眼间很平和。他还在睡,我去给妈请了安。然后和妈一道外出拜佛去了。哦,不,是拜观音。妈信佛,楚明凡也信,我也信。妈对我温和地笑说:“送子观音是很灵验的。”


我微微笑了笑,心里想,我还是不能告诉她昨晚才刚刚第二次的事实。

评论(3)

热度(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